主页 > 娱乐新闻 > 八卦爆料 > 娱乐圈爆料 >

张恒律师:郑爽要求男方辞职 主动转2000万作补偿

郑爽张恒

郑爽张恒

“代孕弃养”事件发酵之际,1月19日上午9点,郑爽与张恒民间借贷纠纷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郑爽、张恒均未现身。

1月19日,张恒方代理律师、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俊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目前二审听证刚刚结束,郑爽方面拒绝调解。

此前,该案在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一审终结,一审原告为郑爽,被告为张恒,本次为张恒方提起上诉。

2020年8月,因拖欠工资,张恒成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8152元,至今仍未解除。

据媒体报道,郑爽律师于2019年12月31日致信上海鲸乖乖人工智能科技公司(下称“鲸乖乖”)员工,称张恒管理时公司资金消耗过快,张恒本人于2019年11月单方面宣布辞职。郑爽律师称,1000万资金原计划支撑至2020年2月,但在2019年10月被告知需追投资金,张恒辞职后,郑爽承担了公司注册资金和办公租金,作为公司的控股股东,郑爽不参与公司的具体运营和决策,张恒的管理使得公司资金消耗过快,因而郑爽决定不再追加投资。

就此次借贷纠纷案的缘起及款项的具体去向,1月19日,时代周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张恒方代理律师周俊。

时代周报:2000万元的经济纠纷是如何产生的?

周俊:郑爽与张恒确认恋爱关系后,2018年4月开始同居。2018年11月,郑爽向张恒私人账户打款2000万元,备注借款,要求张恒辞职,全职为其工作。后续二人恋爱关系破裂,郑爽方面要求张恒全额归还2000万元钱款,并提起诉讼。

从双方聊天记录来看,张恒大概从2018年5月便开始帮郑爽从事经纪等工作。之后,郑爽希望张恒全身心地为其工作。同时,郑爽主动提出支付2000万元钱款予张恒作为补偿的建议。彼时张恒认为,一旦辞职全职为其工作,双方恋爱关系并不平等,也会逐渐脱离“帮你忙”的性质,张恒陷入两难境地。

2018年11月16日,郑爽提出“要不我们一个月见一面”的“建议”,同时询问张恒“2000万元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张恒再三纠结说:“那2000万元算我借的吧,每个月拿你一块钱为你工作。”

2018年11月18日,郑爽向张恒汇款2000万元,并且备注填写“借款”二字。

时代周报:这笔2000万元的钱款具体如何使用?

周俊:郑爽打款2000万元后至今,该账户累计支出750万元,其中部分支出用于二人共同生活,部分支出用于郑爽热度维护、形象维护以及公司支出等。目前,该账户余额1500万元,已被法院查封。

期间,理财收益及张恒父母所汇款项均存于该账户。

时代周报:你如何看待这笔2000万元的钱款?

周俊:该笔2000万元的汇款,不应该看作借款。郑爽向张恒汇款2000万元之后,张恒辞职全方位为郑爽工作,包括担任经纪人、运营社交平台、服装公司,但并未获取任何酬劳,二人经济、生活高度混同,法院应该综合考虑。

另外,除了付款凭证上有“借款”二字外,二人并无任何借款合同,并且张恒并无任何借款的意思表示,也无借款的目的。

我认为该案应该看作同居期间的财产纠纷问题,而不是民间借贷纠纷。

时代周报:鲸乖乖与鲸谷座的投资费用是否出自这笔2000万元的钱款?

周俊:不是,并不存在张恒借款2000万元用于创业的事情,二人所谓的合作创业,实际上是为郑爽的演艺事业以及周边品牌做开发。

2019年1月,郑爽投资1000万元设立上海鲸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郑爽持股68%。当时郑爽答应其中22%的股份是送给张恒的,10%让张恒代持,日后作为员工激励股份。

时代周报:鲸谷座主要做什么业务?

周俊:鲸谷座没有主营业务,目前只设立了鲸乖乖,投资资金即为郑爽投资的1000万元资金。鲸乖乖只做一件事情,即开发运营M77社交平台,该平台实际为郑爽粉丝交流平台。

公司起步之初,郑爽、张恒从硅谷引进了两名专业人才来从事该平台的开发和运营。2019年底,对于该平台的累计投资金额约1000万元,但营业收入为0,公司实际亏损超过1000万元。

简单地说,钱用于为老板个人利益开发APP,但是老板不想支付任何对价,造成公司严重亏损。

  • 上一篇:郑爽风波后现身北京录节目 被问“弃养”一言不发
  • 下一篇:律师称张恒对郑爽回应很气愤 否认“要挟敲诈”
  • 新闻吧始建于2013年,主要提供包括娱乐新闻,国内新闻,国际新闻,社会新闻及无花八门包罗万象的内容等等,另有专业美女图片供各位网友欣赏各类性感美女图片(本站美女图片均不露点)。